2018年,我想谈谈你  -  树迷博客  -  在树下

2018年,我想谈谈你

米修米修2018-10-31 10:19



今年是我认识你的第十二年。

 

05年的夏天,一个很平常的午后。

窗外的知了在不停的叫着,屋里的风扇吱吱呀呀的转着,我双腿立在墙上像往常一样听着收音机,抬眼就能看到外面湛蓝的天空和街上开满槐花的老槐树。主持人说,下面我们来听一首歌,朴树的《那些花儿》。一阵悦耳的吉他声后,你轻轻的唱:那片笑声让我想起,我的那些花......

犹如一阵清风吹过,夏日的燥热感一下子就没了,歌的意思我是不懂的,但那旋律和声音却一下子吸引住了我。

 

也是一个夏天,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。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,你站在舞台中央安静的唱着《那些花儿》,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就那么站着,像一棵孤独的树。那时候很想过去抱抱你。

 

中学看一本叫《中学生》的杂志,其中有一篇是关于你的专访。采访内容现在早忘记了,但唯独记得最后那一段对话。记者说:能不能笑一笑。你说:哪能说笑就能笑的。刚说完你就自己笑了起来。看完就心头一暖,觉得你这个人意外的可爱。

 

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,没有电脑、没有手机,农村里的信息也不发达。我唯一能接收你消息的渠道就是电视,可是,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你了,你好像消失了。

 

很多年过去了,我升上了高中,来到北京上大学,拥有了自己的手机,然后才知道到,原来你已经退出娱乐圈很多年了。原来已经晚了吗?

 

加入在树下很偶然,那天我激动了很久,原来还有这么多人跟我一样这么喜欢着你!也是那天,我才知道,大家都叫你师傅。师傅,师傅,这样叫着你总感觉跟你亲近了许多。

 

电台里听到你的访谈,原来没有你丁点儿消息的那些年,你过得很不好。迷茫、抑郁、脆弱、颓废,最爱的音乐却令你很痛苦,你甚至很久都没碰过吉他。你看书、爬山、学中医,一遍遍的将自己拆解、剖析,试图将自己从那种状态中拉出来。是经历了多少的痛苦和挣扎,这个你才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呢。节目中你有很多次的欲言又止,对于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你重复着说说不清。不管怎样,真的谢谢你能回来。

 

13年,听到了你巡演的消息。时隔10年,你终于回来了。海报上的你留着很简单的寸头,有了些阳光的味道。演唱会时我没能去,后来看到现场合唱那些花儿时,哭到泪崩。

 

14年,单曲《平凡之路》上线,因为这首歌去看了《后会无期》,等着在片尾看到你的名字。有时自己都会想,哎,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。

 

我从远方赶来,为赴你一面之约。

15年我毕业,南京演唱会是你生日的前一晚。买了票,自己一个人坐了一夜的火车去见你。

认识了同样喜欢你Y,晚上我和Y是一路笑着走到奥体的,像个神经病。一切像是在做梦,没想到,我竟然可以真的见到你。

 

周围很多结伴而来的人,坐在后排的自己略显孤单。T在这个时候出现了,坐在我左手边的位置,也是自己一个人,也是请了假坐了一夜的火车赶来。我们聊你的歌,聊怎么认识的你,聊为什么来南京看演唱会,很开心的笑着。然后舞台变暗,一束光打下来,音乐响起,你站在那束光中抱着吉他开始唱歌。我曾经想过很多种见到你时的样子,我会哭吧,一定会哭的很惨,然后使劲儿的叫你的名字,用力的给你加油。可那天我没有哭,就坐在座位上远远的看着舞台上那模糊的身影,心里竟意外的平静。你还是记不住词,说话依然磕磕绊绊的,但我能感觉得你真的如你所说,变得开放了。你准备了稿子,上面写着想说的一些话,在磕磕巴巴的念了两句后你最终还是扔掉了稿子,用很慢的语速讲着话。

 

你说就算全世界都丧心病狂,就算所有人都抢劫银行,如果成功就是高高在上将人践踏,打死我也不能!听到这句话时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。

 

晓敏姐穿着玩偶服跟你互动,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推上生日蛋糕,全场一起为你唱生日歌,你笑的灿烂而宠溺。可能也就这一次吧,能站在离你这么近的地方,和这么多喜欢你的人,一起为你庆祝生日。

 

演唱会结束后下起了微微的小雨,街上的路灯在微微的泛着暖光,路上行人稀少,我开心的跳着,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今晚的一切,这一切都像是个梦。

 

 

16年,你接了很多的商演,在北大,我又一次见到了你。

依然是自己一个人,请了假,一路小跑到地铁站,每近一站心情就会激动几分。坐在13排,离你好像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。也许是回到了你以前生活过的地方,你很放松,讲着一些以前的事情,试着带动现场的气氛。你说这是你今年最后的一场商演了,所以你希望大家能够享受今晚,放开些。最后一首歌你说大家可以走到前面来,维持秩序的老师您不用紧张,放心,不会有事儿的。然后我看到很多人挤到前面,挥舞着双手跟着你一起唱。绚丽的灯光在舞台上跃动,震耳的音乐在耳边回荡,你就站在舞台中央,面前是爱你的粉丝,身后是亲密的伙伴,我觉得你不再像以前那么让人心疼了,你有家人有伙伴有爱你的很多人,身形单薄却有着坚毅的力量。你是被那么多人所爱着的。

 

17年,《猎户星座》发行,新专辑上线那天的下午,我就坐在院子里一边听歌一边看着猫咪和小狗玩耍,小菜园的菜绿油油的,晚风轻轻的吹在脸上,很舒爽,一切像是回到了小时候。

街道平静而温暖,钟走的好慢,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。之前的专辑如果是带着对生活的愤怒,那现在的像是已看透了生活,用自己的方式过自己的生活。不妥协、不顺从。

 

12月,在stage,我站在了第一排。离你很近很近,近到只要我跨过栏杆再多跑几步,就能碰到你的衣角。干净利索的短发,清新的格子衫,浑身散发着青春的味道。你唱清白之年,唱猎户星座,唱在木星,很多人叫着你的名字,有人喊太瘦啦!有人喊我爱你!我就一遍一遍的喊着师傅,师傅,喊得嗓子都哑了。

 

182月,临近春节,因为不确定演唱会那天是否在北京所以没有提前买票,演出当天决定去现场碰运气。那天风很大,意外的是到五棵松时风却停了,我和T在场馆门口徘徊了很久,呼出的哈气在空气中凝成一团团白雾,抱着奶茶跟票贩子砍价,票很贵也很稀缺,最终我们还是失望而归。

18429日,草莓音乐节,没有找到伙伴,依然是自己一个人。排很长很长的队买饮料,然后找个宽敞的地方坐下来,边喝饮料边悄悄的对自己说生日快乐。恩,那天是我生日,自己在草地上坐着直到日落,我在等待,等待晚上送给自己的那个礼物。前面挤了很多人,现场很嗨,大家唱啊跳啊挥舞着双臂叫着你的名字,气氛很好,像是你的个人演唱会。听到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时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,你就站在那里,拿着话筒对我说:“都会好的,总会有的,那些风雨还有阴霾,关于未来就请你坦然。”很多人一起大喊朴树牛逼,你竟然回应了,你说:“我不牛逼,生活才牛逼”。是啊,不管我们愿不愿意,对于生活,我们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以及不同程度的妥协。结束时很多人恋恋不舍,我也是,40分钟的演出好像一下子就过去了,出了些汗,心情却好了很多,不再沉闷。

 

189月,你为电影《大三儿》上映,你似乎很喜欢这部电影,连发了两次微博为它做宣传,还在三里屯包场请大家看电影。我退了刚买的票,兴冲冲跑去三里屯找组织。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,这么多年,还是这一群人这么坚持的喜欢着你。

 

2018年,总觉得过得很辛苦,悲观且消极,变得不再像我。在深夜一遍遍听你的歌。

 

你说,别做梦,你已经二十四岁了,天真是一种罪,在你成人的世界。

你说,妈妈我恶心,在他们的世界,生活是这样的让我不快乐,我活的不耐烦但又不想死。

你说,没有什么能让我下跪,我们笑着灰飞烟灭!

你说,快些仰起你那苍白的脸吧,快些松开你紧皱的眉吧。那些坏天气终于都会过去。

你说,生活本该这样,喜怒无常。

你说,我爱这艰难而又拼尽全力的每一天。

你说,no fear in my heart

你说,那些死去的人,停留在夜空,为你点起了灯。

你说,此生多勉强此身越重洋。

 

…………

 

我曾对朋友说,念着你的名字心里都是欢喜的,街上听到你的歌都会激动,参加有关你的活动,很长时间心情都是飞扬的。生活其实挺无趣的,挤地铁、上班、看剧、游戏、一月回一次家、应付家里的各种压力、死循环一样的周而复始,直到有一天躲无可躲,然后像高考时一样,让步、妥协。逐渐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,越来越不知道生活是为了什么。还好有你,给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一些期待和欢乐的泡泡。

还好有你。

 

2018年快要过去了,生活总要继续,不管我愿不愿意。

但很庆幸认识你,师傅。




 

PS:《猎户星座》发行时,看了很多遍MV,一幕幕,都是你的背影。站在窗前的、面朝大海的、望向远山的、面向夕阳的、俯瞰城市的、背着吉他大步走过的……小王子说他难过时就喜欢看夕阳,师傅,你看夕阳时时什么样的心情呢?



写完自己看了一遍,突然觉得这很像一封情书,哈哈。




最新评论

还没有人回复,快来抢沙发

游客

登录